向左还是向右?美国2021年加密监管政策剖析
本文摘要:伴随拜登政府的重新洗牌,华尔街的大举入场,美国好像正在从数字货币领头者逐步向垄断者靠拢。
伴随拜登政府的重新洗牌,华尔街的大举入场,美国好像正在从数字货币领头者逐步向垄断者靠拢。

作者:陈一婉峰,原题:敌友难辨,2021年美国监管合规指标

长期以来,美国在数字虚拟货币和区块链范围走在前列的雄心壮志已为业内人士所了解。作为数字货币的风向标,美国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范围的整体监管政策也持积极态度,采取鼓励资金投入、严格监管的方案。2021年底,美国国会提出了21项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有关的法案,这部分法案也在2021年的国会议程上。

2021年3月9日,美国国会议员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提出了新版本的《2021年数字货币法案》。该法案的主要内容是明确联邦监管机构监管数字货币的职权范围。数字货币分为三类:加密产品、数字货币和加密证券。美国真的开始加快在数字货币范围的攻势,大概牢牢占据“数字货币世界之王”的地方。

货币监理署成立于1863年,隶是美国财政部。它主要负责监督联邦银行系统,包括国民银行、联邦储蓄协会和外国银行在美国的分行和机构,共有1200家。这部分机构持有美国银行系统总资产的70%。

自2021年以来,监管机构和机构资金投入者对数字虚拟货币的态度分为两个层面。监管力度不断变化,机构资金投入者大规模入市,重点关注美国数字资产行业。美国银行业也开始加快开放数字货币金融服务。

2021年3月,Brian Brooks被任命为OCC的首席运营官和第一副总监。同年5月,他升任加盟董事,致力于推进美国银行业向数字资产转。Brian Brooks觉得加密公司可能遭到联邦许可规范的约束。假如他们提供的服务可以称为支付服务,那样将加密项目视为当地项目还是全球项目更有意义。假如它们是全球性的,那样拥有单一国家的许可证就更有意义了。在Brian Brooks看来,加密技术愈加像21世纪的银行业。

2021年6月4日,货币监理署征求公众建议,以监管新技术和数字银行活动,包括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工具。在一份拟议的规则拟定公告中,货币监理署表示,货币监理署正在审查有关数字银行活动的法规,以确保这部分法规可以伴随行业的进步而不断演变。

Brian Brooks对区块链和加密范围一直很友好。他觉得区块链和加密技术有着巨大而广阔的前景。尽管他赞同BTC、ETH和瑞波币有哪些好处,但他不觉得联邦政府需要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虚拟货币(CBDC)。他觉得,这不是政府的职责,但美联储和证券买卖委员会需要打造一个数字虚拟货币框架。

非常快,Brian Brooks宣布OCC计划在2021年秋天推出“支付宪章1.0”。1.0版将是“美国国家货币转账许可证的国家版”,为非银行支付提供商提供“国家优先平台”,但不可以进入美联储的支付系统。Brian Brooks称,在1.0版本下运行约18个月后,货币监理署(OCC)将发布2.0版本,他预计该版本将包括直接访问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支付系统的功能。

2021年7月23日,货币监理署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声明国民储蓄银行和联邦储备协会可以为其顾客提供数字货币推广托管服务。就在一个月前,货币监理署就这种机构的数字化活动征求公众建议,包括在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范围。这也标志着美国银行业与新数字货币生态系统之间关系的重大变化。

针对“货币监理署称国家储蓄银行和美联储协会可以为顾客提供数字货币推广托管服务”事件,长期从事中美证券市场业务的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数字资产研究职员顾延喜表示,他说,美国的零售顾客在保存数字货币资产方面有更多的选择,因此保管本钱也会减少,这也能够帮助提升他们在商业银行的数字货币资产水平进入数字货币范围。因此,这对商业银行和零售顾客来讲是件好事。

2021年8月11日,货币监理署就“国家银行和联邦储备协会的数字活动”的拟议规则征求建议,多家美国银行作出了回话。值得注意的是,包括美国银行(bankofamerica)和PNC在内的几家银行都表示,它们可能有意为顾客提供加密推广托管和其他服务。

9月21日,货币监理署发布了新的指导方针,即联邦特许银行可以为稳定币发行人持有筹备金。布赖恩·布鲁克斯在一份声明中说,这部分指导方针为联邦银行系统内的银行以安全靠谱的方法为顾客服务提供了更大的监管确定性。11月1日,美国银行业机构已与安克雷奇(anchorage)和CoinBase等加密推广托管机构接洽。当时,Brian Brooks还推断,因为BTC推广托管的复杂性,银行将与它们合作或回收它们来管理顾客的数字货币。11月17日,货币监理署发布了“支付章程”,并表示“国家信托银行许可证”是申请加密银行的一种方法。当时,货币监理署已收到一些加密企业的申请,需要将其国家信托公司许可证转换为国家信托银行许可证。

布莱恩·布鲁克斯在推进数字资产行业进步的道路上从未停下脚步。12月4日,布赖恩·布鲁克斯(Brian Brooks)在CNBC上表示,特朗普政府将在任期的最后几天推出一系列数字货币银行和政策举措。他好像在暗示加密银行业的透明度将会到来。Brian Brooks说,大家无需50条加密规则,但大家需要了解啥是允许的。”银行直接进入区块链作为支付互联网“是一定的。数字货币在两年前可能是一个泡沫,但伴随其概念的尖锐化,已经认识到其价值的机构已经开始大规模使用。

在特朗普任期的大多数时间里,除去围绕《金融科技宪章》的法律纠纷外,OCC并未干涉加密范围。直到Brian Brooks加入OCC,OCC才真的开始了与该行业有关的计划。Brian Brooks曾表示,监管透明度是现在推进数字货币价格上涨的原因,数字资产行业的法律政策仍面临不确定的将来。

2021年1月15日,对数字货币友好的布赖恩·布鲁克斯(Brian Brooks)正式辞去OCC加盟董事一职,OCC首席运营官布莱克·保尔森(Blake Paulson)将接任这一职务。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成立于1934年,是一个独立的准司法机构,直接隶是美国。它负责监督和管理美国的证券。它是美国证券业的最高机构。

假如OCC用“慈母”来形容,那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绝对可以被叫做“严父”。

当大家谈到sec时,大家会想到瑞波币,这是迄今为止从主要交易平台的货架上撤下的主流货币。2021年1月14日,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主席希思•塔伯特(heath tarbert)在同意采访时表示,第三大数字货币瑞波币可能会被sec列为证券。可能是遭到了启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终于“不负众望”地从REBO开始。Messari开创者兼首席实行官瑞安·塞尔基斯(Ryan selkis)过去谈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声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举措好像比大部分人想象的更具策略性,但与行业进步速度相比,它的速度慢得让人痛苦。同一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了格雷的G比特币注册申请,格雷恢复向“合格”资金投入者配售其股票。就在那时,格雷正式开始了“打猎时刻”。

2021年2月7日,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委员海丝特•皮尔斯(Hester Peirce)表示,他期望在不违反美国证券法的首要条件下,为合法的加密项目提供三年的安全期,以便这部分项目可以通过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证券评估(包括Howey)。该提案旨在依据联邦证券法为代币的发行和销售提供法律框架。

2月25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向资金投入者发出建议,警告他们不要从事非法ICO和参与加密欺诈。为打击非法ICO和IEO,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编制了一份涵盖一系列主题的清单,以帮资金投入者防止欺诈,包括:用数字货币的庞氏骗局;欺诈者打造不真实加密网站并提供不真实买卖;上市公司因声称资金投入数字货币而停牌;BTC包括资金投入欺诈危险信号的背景信息、ICO的背景信息和资金投入欺诈的潜在警告,与欺诈性地借助sec和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对数字资产的不真实债权来吸引资金投入者。

在反欺诈监管方面,证交会一直是一个标杆,此时证交会还没开始“收成”。

3月5日,美国证交会投票建议修改一系列规则,以简化和健全豁免证券发行的“拼凑”规则。拟议的规则修改旨在改变现有些“复杂而混乱”的框架,并使公司更容易开发仍然保护资金投入者的商品。在包括ICO在内的美国证券发行中,你需要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或有资格获得豁免。5月5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临时修订了众筹监管引导,使得试图通过众筹平台进行众筹的加密区块链公司在新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更容易筹资。依据调整策略,寻求通过众筹筹资的公司将不需要提供可能因冠状病毒而难以获得的文件,包括财务报表。新修订的指导方针和方法有效期至8月31日。

8月6日,格雷宣布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ETH信托的注册申请,假如获得批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成为第二个获得许可的数字虚拟货币资金投入工具。与此同时,已有20多家机构向sec提交了上一季度的收入文件。文件显示,他们资金投入了格力资金投入的BTC信托基金(G比特币)。其中,这部分机构包括管理45亿USD资产的ark investment和管理53亿USD资产的horizon kinetic等老资金投入公司。除此之外,罗斯柴尔德和艾迪生资本等新资金投入公司也参与了资金投入。

8月26日,美国证交会正式宣布将修改规则,扩大对QFII的概念。同时,受QFII法规影响,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的BTC信托和ETH信托只能对QFII开放。Hester Peirce曾表示,在数字货币范围,他对资金投入者的重新分类持开放态度。资金投入市场的非常大一部分事实上是代币用户,他们可能根本不是资金投入者。

9月22日,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和美国证交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初次发布了《稳定币引导》,初次就怎么样依法处置法定货币支持的数字货币提供了详细指导。货币监理署明确指出,它所指的稳定币是由法定货币一对一支持的,不包括算法稳定币。除此之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依据联邦法律,一些稳定币资产可能不是证券,但建议发行人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法律顾问合作进行二次确认。依据这份声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它想发出一封不采取行动的信函,向收件人保证不会对该公司采取任何强制手段。

同月29日,美国证交会买卖与市场部在给华尔街自律机构金融业管理局(financial industry authority)一位高管的信中表示,尽力遵守现有监管规定的交易平台将不会遭到制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ICO的打击使其常常被视为行业恶魔,但作为遭到严格监管的资产类别的象征性版本,数字安全商品基本上遵守了联邦法律。伴随对不受监管的ico的打击渐渐消退,美国监管机构,特别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筹备推出一系列符合需要的数字安全商品。2021年6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起诉KIK在2021年推出ICO时供应未注册证券。这起诉讼直到2021年十月21日才被知道,法院已对此事作出裁决。KIK将需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500万USD的罚款,并在将来三年内将任何筹资状况告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12月2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瑞波币在供应瑞波币时违反了资金投入者保护法,并告知瑞波币,监管机构计划非常快在联邦民事法庭起诉瑞波币、首席实行官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ringhouse)和联合开创者克里斯•拉森(Chris Larsen)。瑞波币立即作出回话,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法律和事实上都是错误的,它将捍卫我们的权利到底。尽管这样,还是掀起了一股瑞波币撤并潮,社区成员曾表示瑞波币将归零。为了回话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瑞波币的指控,纽约南区法院将诉讼的审理日期定为2021年2月22日。在此之前,瑞波币仍一路狂跌,现在价格为0.35845元,但仍没复苏迹象。

瑞波币首席实行官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ringhouse)曾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怎么样对数字货币进行分类提出过我们的怎么看。美国证交会宣布BTC和ETH不是证券已经两年多了。美国监管当局对加密监管的前景维持沉默。包括瑞波币在内的公司可能会被迫探索其他有益于加密的法规的国家。资金流向最大概流向的地方,政府设置的障碍越多(其中之一就是不作为),就越没机会将美国定位为加密范围的领导者。

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成立于1974年,负责监管美国产品期货、期权和金融期货和期权市场,确保期货和期权市场的开放性、竞争优势和金融靠谱性。

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前主席希思•塔伯特(Heath tarbert)将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概念为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正在帮打造一个标准化的期货市场,资金投入者将可以“依靠”更好的“价格发现、对冲和风险管理”。Heath tarbert表示,通过允许数字货币进入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的世界,资金投入者可以更好地获得受信赖和监管的金融商品,从而提升对这一资产类别的整体信心,这能够帮助使数字资产合法化,并增加这部分市场的流动性。

2021年2月26日,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技术咨询委员会召开公开会议,知道稳定币、数字货币保险、监管实践和互联网安全。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专员brianquintenz表示,为了提供有关价值,稳定币大概成为一种可行的流动性交换媒介,并通过token大力推进智能合约。

塔伯特觉得,金融监管应该基于更广泛的原则,而不是具体的规则。tarbert说,基于原则的监管一般更适合的一个范围是金融科技的进步,包括区块链和数字资产。美国需要是这项技术的世界领先者,过度用规定性规则可能会妨碍这一要紧市场的进步。

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发布了《产品买卖法》中“实质交割”一词的最后讲解指南,于2021年6月24日生效。今年3月,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一致通过了该指南,即涉及特定数字资产的零售买卖。

在采访中,塔伯特仔细地概述了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与其兄弟监管机构sec之间的工作差异。塔伯特说,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正在等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允许更多的数字资产期货买卖。他说,确定数字资产是不是是证券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唯一责任”。假如他们确信这不是一种安全手段,那样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可以依据其管辖范围开始考虑。一旦大家开始了解地知晓什么东西是安全的,他们就会开始看到更多的数字资产期货。美国在技术尤其是区块链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至关要紧,但他对美国现在的框架并不认可。

在7月8日发布的将来四年的最后策略中,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已将全方位的数字货币监管列为优先事情。在其策略目的中,它承诺拟定一个总体框架,以促进数字资产方面负责任的革新。

9月2日,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起诉了20家实体,其中包括一些加密买卖商和交易平台。他们谎称拥有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注册和全国期货协会会员资格。据悉,这部分都是强制注册,允许交易平台在美国提供与数字资产、衍生品和外汇买卖有关的服务。据称,在这20家实体中,有10家在其网站上声称已在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注册。据报道,这部分所谓的交易平台从未以任何身份在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或NFA注册过,包括声称买卖BTC的bitfx24option.com网站数字货币、外汇和资金投入平台Fidelityfxtrade.com网站与Granttra去中心化的金融x.com网站等等。

十月1日,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指控bitmex持有人非法经营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网站,违反反洗钱规定。海丝特·皮尔斯在同意采访时说,美国司法部和美国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对bitmex的最新指控引起了加密行业对美国反洗钱(AML)和知道你的顾客(KYC)条例的关注,并向加密行业传达了如此一个信息:“当商品和服务出现问题时,需要实行美国法律让美国用户参与。”。Hester Peirce还讨论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BTC交易平台买卖基金的明显抵制,称这对资金投入者不公平。

十月22日,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发布了针对持有顾客资金的加密衍生品市场的新引导,建议他们很小心地持有顾客资金。《引导》的具体规定限制了期货商可以存放顾客数字货币的地址,包括“银行、信托公司、其他期货商或者清算数字货币期货的清算组织”。除此之外,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还警告FCM,它们需要将任何此类存款存放在明确标记为顾客资金的竞价推广账户中,而不是用一个竞价推广账户的收益来弥补另一个竞价推广账户的损失。

1月22日,对数字货币友好的美国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主席希思·塔伯特正式卸任。对他的候选人有很多不一样的怎么看。据海外媒体报道,最有期望的候选人是乔治敦大学法学教授、前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委员提名人克里斯·布鲁默。据报道,克里斯·布鲁默和加里·根斯勒一样,对加密很知道。近年来,除去主持金融科技周会议外,他还就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等问题在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作证。

事实上,现阶段,美国监管机构对数字货币的分类仍不清楚,这间接致使了“涟漪”困境。

在2021年3月《加密数字虚拟货币指南》颁布之前,美国有很多主要的执法机构,包括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金融执法机构(FinCEN)、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国家税务局(IRS)和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与金融管理局(OCC)。同时,不可防止地会有摩擦。

2021年,伴随拜登政府的改组和华尔街的大规模进入,美国好像正渐渐从数字货币的领导者走向垄断者。美国数字货币合规的将来方向是什么?这可能非常难预测,但可以一定的是,无论美国采取何种加密政策,都将在加密界引起巨大冲击。